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545|回复: 36

姐姐家以前是开网吧的,818内些我遇到的极品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2 18: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姐文化很低,初中毕业而已,家里条件还可以,也没指望我成什么博士研究生的。
所以,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在社会上转,
家里人看我不顺眼,我爹就说,看看作点什么生意,顺道也算是给我找个活儿干,
姐家三代贫农,不是什么富二代,不过作点小生意这点本钱还是有的。
我妈说,开网吧吧,省得我天天往网吧跑,
于是,就稀里糊涂开起了网吧,
内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游戏MS只有红警和半条命,
QQ游戏还在娘胎里没出来呢,棋牌类也就有个边锋什么的。
店面什么的选好了以后,电脑什么的,折腾了有一个月的时间吧,
挂个牌就营业了,
当时网吧并不多,十家?也就内样了,
如果论机器的台数,当时我家开的网吧是最大的一家,楼上楼下。
大概雇了七八个网管的样子,早晚倒班,
记不太清了,网吧情况就交待这些,下面开始8我遇到的内些男人们。



有一天我正嚼着口香糖上网,大冬天的,外面下大雪,
门呼拉的被推开,进来几个大男孩,为首的一个,穿着黑色羊绒大衣,下面穿着牛仔裤,
头发很短,很像灌蓝高手里的三井,
我瞄了一眼,继续在那儿看动画片。
我家的小网管小文妹子过来碰了我下,低声说
“你看内男孩帅不,,,”
我又回头仔细打量了下,点点头,接着看动画片,
姐不是GAY,但打小就不是颜控,所以对帅哥不感冒。
小文妹子接着和我说,
“内是小野,家特有钱,现在中学还没毕业”
我擦,我又回头仔细瞅了瞅,一中学生打扮的像个绅士一样,
不说年纪,还以为在读大学。
内时候网吧没有现在的计费系统什么的,都是靠手记时间,
他玩了一会就下线了,
到柜台那儿要付帐,我坐在柜台后面的沙发上,
一直盯着他看,其实姐当时想法挺单纯,我只是在想,内羊绒大衣,他穿起来真的太成熟了,他起初没留意。
后来几乎有些厌烦的要打算瞪我一眼,
但目前投过来的时候,又感觉停顿了一下,
转身离开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小野又来了,刚坐下不到五分钟,
就进来个妖艳的妹子,坐在他身边,
说实话,小野一米八的个子,身材很棒,内妹子就算再水蛇妖,也不可能和他挤到一个位置上坐下的,
但很奇迹的是,内妹子真的坐下了,应该是有半个屁股坐在小野的腿上。
小野几乎视她为无物,继续在那上着网。
我家的小网管小文妹子一个劲的在碰我胳膊,示意让我看热闹,

我斜了一眼,只是看到他手上带的帝舵表而已,
可能有的人现在会问我,小野家闹木有钱,怎么还来网吧上网,
首先内时候电脑真的不太普及,而且他只是学生,家长内时候还没开通到可以买个电脑让自己家孩子在家上网玩,而影响学习。

从那以后,小野一直来我家上网,
和我家的女网管几乎都很熟络,除了我,他一句话未说过。
而他每次来,身边也不缺女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道小野是怎么加上我的,
不过知道我号的人太多,
很多人加完我,被我凉一边几天,也就消听了,不会再骚扰我。

和小野在Q里聊的内容我现在记不清了,
只记得他不会像其它男孩内样,
上来就像要迫不及待的要把你所有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扒光一样。
不停的问这问那,所以,他在我Q里坚强的存活下来了。.

他经常在楼上玩,我在楼下,
所以,我一直不知道和我聊天的人是小野。

内时候,QQ语音,视频,手机Q,还都是浮云,
网友想扯个淡什么的,也就只能网友见面。
并且很多时候见面的地点会约在网吧,
真的很洗具,各种瞎。
所以姐年纪内时候虽小,但却发4,不会见什么狗P网友,

小野也从来没提过,要见面我什么的,
后来,圣诞节内天晚上,我收到了小野的留言,在Q上,
他说“见见吧,我毕业就要去外地读书了。”
我是想拒绝的,用我一直以来的原则来解释就是,
网络是网络,现实是现实,见光死什么的最无爱了。
但想想,内个圣诞节,真挺寂寞的,见下又不会怀孕,
所以,披上大衣,围了一条超大的围脖。
按约定的时间,站在网吧外面等着瞎,
我已经编好,离开的借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辆别克车,突然停到网吧的门口,
车窗摇开后,我看到小野的脸,
我用眼睛BS了下,心里想,
2货,居然开车来上网,不知道这样挡着我家生意吗。
小野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
因为之前和小野从来没说过话,
所以我也懒得警告他,把车开走,毕竟还算是网吧的客人。
小野把手伸出车窗外,敲敲车门,示意我上车。
我这才知道,小野就是内个约我见面的网友。
当时姐的心,差点没跳到眼珠子上面,
擦,姐是女人,姐,也是虚荣的女人,更何况姐当年才十几岁啊,
是,别克不算啥好车,
但内样的情景,天空飘着雪,周围是圣诞节的歌声,一辆车,里面一大帅哥,
于是,姐的原则没了,忘了怎么上的车,
只记得问了一句很SB 的话
“我说,你有驾驶证吗?”
小野瞅我笑笑,
说“肯定没有,你敢坐吗?”
说实话,内时候姐真的是有种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的心了,
驾驶证什么的,都是浮云。
姐吱溜的钻进了小野的车。

我和小野进咖啡屋的场面,真的很狗血,
屋里几乎所有的服务生都在瞅我们,
就算他和我穿的再成熟,
坐在内个还算高档的咖啡厅,
周围都是二十往上的人活动地儿,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还好,服务生看我们的穿戴,
也不像是等家长,或是没钱付款的样子。
服务生问我点什么,
屋里灯光很暗,我拿着菜单说了句“看不清楚”,
于是服务生,点点头说,“好的,一杯卡布其诺”(注,这句话是我在扯淡,并非事实)

小野话很少,他平时在网上话也不多,
这就是网友见面后最令人不舒服的地方,
明明感觉在网上已经是亲人了,铁子,死党了神马神马的,
一见面,你才发现,内人,还是个陌生人,
你仍要从头开始,强迫自己硬装熟悉。

小野说他学习不好,家里给他找个学校,毕业了就直接去外地了,
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表示我真不是学习内块料,
不过,我知道,小野要去的内学校是贵族学校,也不指望能学出什么来,
估计就是他家人给他找临时保姆学校,省得他在社会上学坏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野问我介不介意他抽烟,
其实我真的不介意,反而很喜欢那种淡淡的烟草味道,
不过,,他内年纪,这种场合,,适合吗,
他到很淡定,掏出烟来,优雅的吸着,
我想,我们八成没下文了,
整杯“看不清楚”喝完,我们说了不到十句话。
主要也是被周围人瞅的不自在,
他提出要离开。
我点点头,,
坐在车上,他一直没发动车,
歪着头看了我一会儿,
问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
“吃糖葫芦吗,”他指指窗外卖糖葫芦的摊子。
我摇摇头,
其实我是想吃的,不过有些玩意比较适合自己在家偷偷吃,
当着内货的面,吃得满嘴巴子都是糖,
太损形象了。

小野知道我是可以晚回家的,甚至彻夜不归,应该都没人管我,
毕竟家里开网吧,白天晚上我都经常在内边瞅着。
小野在环城路一直转着,

谁没单纯过,谁没年轻过,对吧,
如果换成现在,肯定满脑子会想,
这种情形会不会失身,

小野告诉我,他现在的妈,不是他的亲生妈妈,
家里没人管他,他爸在外面有很多女人,
内些女人给他生了一堆妹妹,
他一直是他爸唯一的儿子,

我突然感觉像在看港台剧,
挺无语的,
我到宁可他在给我编故事,
不过可惜,这是真事,在我身边,
这人真实的存在着。

于是,我回忆了下总陪他身边的内些女孩儿,
面目间的确和小野有几分相似,
原来他身边内些女孩,都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就这样,眼前的王子突然变成了角落里哭泣的无尾熊,
他像在述说别人的故事一样,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小野要送我回家,
路上,我看着小野棱角分明的侧脸,
他是孩子,我也只是孩子,
车窗有些雾气,我在上面写了点东西,
明天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我写的东西也会一并消失吧。
如同这个男孩,这个网友,这个我网吧的常客。

后来,小野很少来上网了,
偶尔上线,我们也只是象征性的打个招呼,
内个时期,我想所有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
网友见个面,然后礼貌的说声再见,然后就真的再也不见。


日复一日,泡在网吧,
看着内些2货期待对方是美女,
然后内些傻妹纸期待对方是帅哥,
然后各种见面,各种瞎。恐龙会青蛙。

内天,吧里新招来两个网管,
确切来说,是吧里另一个男孩推荐来的,
说白了,内两新来的妖女网管,是用来勾男人的。
我不想这样,但为了糊口,没办法。

我平时不太和内两妖女接触,真的,
我怕和她们走太近,会有人过来和我搭讪,问我多少钱一晚。
这招还挺管用,天天奔着这两小妖精来的男人一打,
有时候,有的男人故意要求调机器,
然后小妖精就左扭右扭的,去帮调机器,
然后内些男的就趁机摸下或是靠近下,

然后的再然后,小野来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去外地,
我几乎是有些小惊喜下,但转身,心却碎的跟饺子馅似的,
他奔着内妖精之一去了,
我笑,男人都一个德性,的确如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小妖精看到小野,笑的突然很淑女,
小野低下头和她说了些什么,
然后离开了,

MD,其实之前我一直不确定自己对小野的感情,
但女人就是这样犯贱,容易吃醋,容易嫉妒,
这下好了,我感觉自己好像还真是一直忘不了小野的样子。

晚上内小妖精下班的时候,我看到小野的车停在网吧楼下,
内长发飘飘就这样上了小野的车,
MD,这绝不是小野的妹妹之一,瞬间,我到真希望长发飘飘就是小野的妹子,
这样就像段誉一样,除了骂爹外,没别的办法。

一连几天,小野都准时来接内妖精下班,
我真TM想在Q里给小野留言,
或是表白,或是警告,或是什么,说点什么都好啊,
这德性下去,姐真TM要成杜十娘了。


阿日是地皮,但不是内种无赖,
我忘了怎么认识的他了,他常和他内帮地皮朋友来上网,
只要不欠钱,和我有毛线关系。

直到有一次,一胖子喝多了,在网吧闹事,刚好在的网管除了内两妖精就是我。
茫然无措的时候,阿日像拎小鸡一样,把内胖子扔到网吧楼梯口,一脚踹了下去。
瞬间,他形象还真的高大了许大,可能就从内时候开始注意他的。

算帐的时候,我把阿日的帐划了,算是道谢,
阿日瞅瞅我,鼻子里哼了一声,不知道是他瞧不起我,还是我瞧不起他了。
把钱扔下,转身走了。

阿日上网只坐角落的一个位置,我也习惯把内位置留给他,

小野内天又来了,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内妖精下班,
我当没看见,
也没打算让内妖精提前下班,

阿日正在打CS,聚精会神,我看他的烟灰掉到了键盘上,
也不知道哪来的气,用力拍了下他,吼了一声,
“烟灰掉键盘上了,不会看着点”
我很少大声说话,网吧里的人大部分都认识我,
我这一吼,所有目光的刷刷我,
阿日差点没给我跪下,他说了句我至今都难忘的话,
“我马上给你舔干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网吧顿时所有人都喷了,
除了我和小野,
小野的脸还是一如既往的冷着,
然后和内妖精一起下了楼,
我扒在窗户的位置一直瞅了好久,

刚一回身,脸差点没和迎过来的阿日撞上,
阿日瞅瞅我,说
“就为这个啊,,,”
为哪个,他知道个P,

时间久了,发现阿日还是蛮搞笑的,他不上网的时候,
也会跑来和我东扯西扯,
扯谁见网友,又被坑了,
然后分析哪个女的是CN,哪个不是,
男人好像就对这玩意感兴趣。

算是一种报复心理,小野出现的时候,我会故意和阿日聊的很大声,笑的很大声。
小野这该死的淡定啊,
我彻底死心了。

寒假一过,上网的人少了很多,
晚上包宿的人交完钱后,大门基本就关上了,
网管在沙发上睡觉什么的,

包宿的人,也基本处于半睡不睡的状态。
我窝在椅子里看蜡笔小新,
内天阿日在,他过来推了推我,问我饿不饿,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
我知道阿日不是什么有钱人,估计所有的钱都扔网吧里了,
不过我真有点饿了,
就和他出去找了家烧烤店,
他要了很多东西,大半夜的,我铁定吃不光的,

快吃完的时候,他让我等下他,他出去下,
我擦,内货不是要放我鸽子吧,姐身上一毛钱都没带,
还好,他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拎了一大袋的果冻,
目测下,全是心形的内款果冻,一袋子,应该花了五六十左右吧,
现在回想起来,姐这二十几年来,虽然收过很多礼物,
但收到最多果冻的,也就是内次。

阿日让我拿着,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和他算熟,但干吗无故送我东西,
特别是我知道,他真的,,,没钱,,,,

阿日到诚实,他说,他身上今天只有一百块钱,现在全花光了,
不过很开心,女孩子不就喜欢吃这东西吗,别的也不知道送你什么。

我接过内袋子夸张的果冻,突然想起一句闹木有诗意的格言,
一个有一百万,但却给你花一百块的男人,
和一个有一百块,给你花一百块的男人,
你要哪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打心底是不想和阿日有什么下文的,
哥们和情人,我分的很清,
阿日也没亲口和我说过什么,
所以,一切就先那么凉着吧,

时间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小野一直没出现。
我也没有注意,直到内天,听到两个小妖精在闲聊,
才知道,小野两个月前出了车祸,
确切来说,是他给别人撞了。
我很想冲上去求详情,
但真的事隔太久了,
人家家里也有钱,什么摆不平。

小妖精要去外地打工了,我不知道她打什么工,
不过听另一个男网管说,和小姐差不了多少的职业。

临走时,我给她结算工资,小妖精说,
“姐,你还没加过我Q,以后我在外地了,没事和你聊天,行不。”
我问了她号,把她加了进来。
她走了以后,心里突然有点空空的,
不管怎么样,也有点感情在里面吧。

一周后的深夜,我收到了她的消息,
她给我了一篇日志地址,
我打开看了下,很戏剧性的,
是小野的,
我当时有冲动想一关了之,
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下去,

XX日,雪,圣诞节,我决定去见她,

她会吓一跳的,因为她一直不知道,和她聊天的人是我,
她的围脖真大,够改成一件大毛衣的了,
,,,,
咖啡屋里的人真TM讨厌,一直盯着我们看,
我很想说点好听的话,逗逗她,但知道说啥了。
,,,
我抽了烟,不知道她会不会烦,太傻了,
我平时是不抽烟的,,,
,,,
糖葫芦,我问她吃不,她说不,
TMD,我为什么要问那么白痴的一句话。
,,,,,,,
我不想让她回家,想一直和她坐在车里,
,,,,
她下车了,我把车开进车库,打开驾驶室里的灯,
看到了她在车窗上写下的字。
“你只是我弟,我比你大四岁,,”
这是她写的,,原来我在她眼里一直是小孩。

为了让她感觉我很成熟,第一次去她网吧时候,特意穿的像大人,
为了让她感觉我很成熟,专门身上带的烟,
为了让她感觉我很成熟,壮着胆子开车。

原来,她还是那么介意年龄的距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老套的剧情,我身为女主角,是应该大哭一场的,
可我真的哭不出来,只是手心出了点汗,
我继续点击下一篇日记,日记原文我不记得了,所以发出来的,多少有点我加里的修饰成份,
男人的日记不会写的这么柔情似水的。

XX日,雪,我放不下,给自己找个借口吧。

阿雪(我们家内小妖精网管)去了她家当网管,
每天接阿雪,就可以看到她,
每天提前接阿雪,就可以多看到一会儿她。

XX日,雨,好久不写日记了
我不知道她怎么想我和阿雪关系的,
我看她也不介意,
我也就是一普通网友吧,我还在这自作多情干什么。

XX日,雨,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我居然撞伤了人,
老爸没有骂我,但我很自责,
我真的不是人,为什么要开那么快,
就因为下午看到她在网吧的柜台那里和另一个男孩大声说笑吗。
算了,我作错的事,我自己承担,
处理完这些事,我和老爸说,我去学校接着念,离开这个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这样,从那次看完内篇日志后,小野就消失在我视线里了,
这人,就像从没出现过似的,我很少和别人提他,
因为我不知道以什么身份提起他,

我想起内句话,
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你暗恋的人,他也暗恋你。

阿日很满足似乎很满足他的现状,我也有说过他,
要不要找份工作什么的,虽然他也不到二十,
但这德行下去,就混鸟笼里去了,

我晚上有时候不会在网吧,多半时候会回家睡觉,
不过因为回去的时间比较晚,阿日也习惯跟着我,
送我回家,他不在的时候,我会叫上吧里哪个男的网管送我回去。

内时候接近深秋了,我穿的不多,应该是碎格的裙子和长靴,
现在想起挺土,内时候还是蛮拉风的。
阿日穿一件休闲西装,
路上,阿日看我有点冷,把衣服脱下来披我身上,
风很大,衣服被刮的直掉,他就直接用又手按住衣服,
一直到把我整个人圈在他怀里,一点点往前走着,
我没有反抗,我干吗要反抗的,真TM太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日的朋友很多,有时候网吧里一半往上的人,
都是他朋友,
有想欠帐的,也会被阿日收回来,

阿日也不是天天泡网吧,晚上也会往迪吧跑,
是迪厅还是叫的吧,我也记不清了,太久远的事了,
一群人在里面摇头,我跟着阿日去过一次,
完全听不到对方说什么,消费也很低,
要瓶啤酒,你在里面蹦一晚上也没人鸟你,
不过里面随时打仗,我自己一个人没兴趣去。

内天晚上阿日又去迪厅了,所有包宿的人都在一楼,
二楼就我自己,
我边翻网页,边听歌,
不知道哪个2货,闯到了2楼来,
我瞅了内男的一眼,二十岁刚出头吧,微胖,
穿的很随便,掉人堆里就找不到内种人,

他四处张望了下,他妹的,坐哪不好,非坐我边上,
这时,楼下的网管上来问他是不是要包宿,
他瞅瞅我,说,是,然后交了钱,
网管示意他下楼,
但他屁股一动不动的,
没有离开的意思,网管看我在楼上,也就懒得多说话了,下楼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内货开了电脑,但眼珠子一直在我身上打转,
夸张到了极点,
其实也不怪他,内天晚上我穿的裙子太紧身,

他瞅着我,很淡定的说了句话,
“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看他内德行,我是很想笑的,
但我忍住了,摇摇头,

他又坚持不懈的继续说,
“我肯定在哪儿见过你,是不是在XXX”(他说了一个迪厅的名字)
我真的忍不住笑的,
嘴角开始上扬,
他似乎受到了鼓励,
继续追问,
“对,我想起来了,你就是XXX的领舞,我看过你跳舞”
我真的挺感谢他认可我的身材的,
不过姐真的是舞蹈白痴,除了会摇几下头,甩几下头发外,肢体和木头一样。

他很肯定自己的猜测,
我甚至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
他开始很兴奋的自我介绍,
他说他在给他哥看场子,只要我去玩,报下他名,连门票钱都不用交。

他说话的时候,我甚至感觉内口水都喷我脸上了,
我挪了挪,他也没感觉出来,又往前凑一凑,
他看我不怎么理他,他就走了,
我以为解脱了,谁知道不一会,
内货拎了一袋子零食进来了,

往我桌上一扔,你吃吧,给你买的,
真的,你们永远感受不到姐当时的心情,
那种想死,又想活,想哭又想笑,
真的,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吃货吗。

内刻,姐的脑海里浮现一场面,
一个大叔拿着棒棒糖给小LOLI,
来,跟叔回家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内货开始往外掏零食,
并且详细介绍哪个好吃,
就差没喂我嘴里了。

内时,我闪现了两个想法,
要么,我站起身来,下楼,拿面镜子给他照照,
要么,我站起身来,骂他两句,然后下楼,拿面镜子给他照照。

这时,阿日和他朋友回来了,
这是我第二次觉得阿日的形象瞬间高大,
阿日很随意的找个坐位坐了下来,
我站起身,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脖子,
什么话也没说,
阿日也没反抗,


内货往这边盯了能有几分钟,
这时有个网管上楼来了,
内货指指我,问网管,我是谁,
网管告诉她,内人是网吧的小老板。
,,,,
内货开了电脑,玩了会儿游戏,
就扒在桌上睡觉,我也懒得理他,

不知道第二天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不过内袋子零食到是还放在桌子上,
我给网管们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8: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阿日的关系一直是不确定的,
不管外人怎么看,不管阿日怎么想,
他不是我需要的,这和钱无关。

如果没有内件事,阿日和我或许还会走的更远些,
可惜,现实就是现实。

内天,阿日喝了好多酒,他把我叫了出去,
那是夏天,街上很多人,
我闻着他满嘴的酒气,很想往他嘴里塞个口香糖。
他一直说东说西,说不到正题,
趁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从后面一把扯住了我,
把我拉到他怀里,
我是挣扎的,满街的人,
我感觉自己像个小姐。

阿日红着眼睛问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不喜欢”
我一边用力推开他,一边往网吧的方向走,
阿日没有追上来,
冲着我大声喊,
“我现在没钱,你给我记住,等我赚到第一个一百万的,,,,”
他疯了,我头也没回的一直往前走,

阿日突然又追上来,
把我硬拖进一个胡同里,
不知道是我胆子大还是真的太了解他,
所以并不害怕。

阿日不浪漫的强吻了我,
我很想吐,因为他嘴里的酒味,
我把他嘴巴咬破了,不过他是不是没知觉的,
仍然用力按着我。

我清晰的听到他在我耳边说了声,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CHU女”
那是我第一次伸手打人耳光,
而这个第一次就奉献给了阿日,
我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阿日仍然不停的重复的问着,
我连打了几个耳光,仍没把他打清醒。

后来,我也没什么力气了,
他看我不反抗了,
很痛苦的说,他们说的对,你不可能是处女,
MD,他们又是谁,难道我是你们嘴里谈论的对象吗,我也不是东西。
擦,我是东西,我不是东西,我混乱了。

阿日松开了手,我感觉我内时候真的哭了,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失去了尊严,
还是失去了一个朋友,一个哥们,
还是失去了一些期望和信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蔷薇·爱 ( 豫ICP备14023865号-2 )   安全联盟

Discuz! X3.2 © 2013-2016 All Rights Reserved